铝拓网
电解铝行业全线亏损,关停还是咬牙坚守?
2020-04-10来源:安泰科

2020年初全球疫情的爆发导致电解铝价格快速下跌,沪铝主力合约最低跌至11275元/吨,创2016年4月以来新低。疫情导致下游需求急剧萎缩令本已过剩的铝市场更加失衡,目前国内需求尚未恢复,而国外需求又开始恶化,全社会库存大幅攀升且在后期难以快速消化的预期使得价格跌势持续,宏观风险始终施压大宗商品价格难以出现像样反弹。2020年3月26日,沪铝主力合约收于11640元/吨,较2月3日开市当日的13605元/吨下跌1965元/吨,跌幅达14.4%。

 

铝价暴跌导致电解铝行业在短时间内由盈利转为亏损,且亏损面快速扩大。根据安泰科测算,3月电解铝行业的加权平均完全成本为13200元/吨,加权平均现金成本为11680元/吨,与目前11600元/吨的铝价进行对比,全行业完全成本亏损比重为100%,现金成本亏损比重达40%左右,行业面临着严峻考验!如何应对不断加剧的亏损是当前电解铝生产企业的首要任务。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铝厂应对亏损一般有三种比较突出的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自身降本增效。亏损初期先从降低成本工作入手,外部向上游原辅料索要空间、内部加强管理与技术提升等。近期氧化铝价格快速下滑,跌幅达200元/吨,阳极价格4月下跌趋势已经确立,煤炭价格下降也导致全行业电力成本有所下降,全行业生产成本也有了明显降低。按照3月26日的即期原料价格测算的全行业加权平均完全成本为12906元/吨,加权平均现金成本为11107元/吨,对应即期铝价,完全成本依然全部亏损,但现金成本亏损比重下降至18.7%,降本效果显露。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动荡的市场中铝价波动频率加大、幅度加宽,因此即期成本和盈亏的变动也较为频繁。从每个原材料自身的成本及生产特性来看,大幅下跌后的向下空间收窄。在铝价上涨乏力且跌势不改、成本降幅有限的背景下,行业的盈亏比例仍将呈现再度扩大的趋势。而从企业内部加强管理以及技术提升角度来降低成本一方面不具备及时性,另一方面电解铝行业一直重视技术提升,在这方面可降成本的空间很小。

 

第二种方式是寻求政策层面的支持。高成本电解铝企业在亏损后会向政府寻求政策支持,请求政府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一般表现为请求电价政策和税收政策等。但目前疫情导致各行各业均面临经营压力,电厂在前几年已经频繁让利,青海等高成本地区电价已经降至0.3元/度,电厂很难接受电价再降的诉求。而地方政府面临着稳经济、稳就业的更大压力,很难针对某一行业进行特殊政策扶持。近期市场要求降低增值税的呼声较高,但两会时间尚不确定,因此近日不太可能推出相应政策。另外,取消电解铝出口关税以及国家收储的话题被市场热议,也反映出电解铝行业对国家出手相助的诉求。

 

第三种方式是减产。企业不堪承受亏损带来的经营压力而被动减产,从以往市场情况来看,减产是过剩市场中抑制价格下跌最直接的办法。2015年底铝价跌破万元后便是在全行业出现超过400万吨的大规模减产后触底回升。安泰科统计,年初至今国内电解铝企业运行产能较正常运行减少37.6万吨/年,还有24.5万吨/年的减产计划将于近期陆续实施。但上述产能缩减多以电解槽检修为主,部分企业推迟了电解铝大修后的重启或者提前大修,真正市场化减产仅有10万吨左右。2019年全行业盈利水平较高且一直持续至2020年1月,刚进入亏损的行业需要时间来制定应对策略,同时前期的高额利润仍可支撑企业当前的资金流,企业多采取观望的心态,稳定生产期待后期有政策支持或者需求的回升。

目前铝市场的主要分歧来自于高库存难以快速去化和对减产逐渐扩大的预期。安泰科了解,目前全社会铝锭显性库存170万吨左右,加上隐形库存合计将近300万吨。安泰科统计,2020年一季度中国电解铝产量为908万吨,同比增加2.5%;消费量仅670万吨,同比大幅下降21%,季度内日均消费量最低至5.9万吨,创2012年4月份以来新低,一季度中国电解铝行业供应过剩238万吨,为历史最高过剩水平。而下游企业复工后的赶订单基本结束,新订单数量较少,庞大的库存量和低迷的消费市场令后期市场的供应压力更加严峻。目前全球宏观风险未有好转迹象,行业通过自身供需结构调整来引导价格止跌是行业不得不面对的应对之策,通过扩大减产规模来促使价格触底,改善供需结构,逐步消化库存,让市场重新回归良性的供需轨道中,铝价或能止跌反弹。

 

 

在行业陷入大面积亏损的紧要关头,联合减产或许是行业自救的最有效方法,也是企业快速“止血”、保持现金流的最直接方式,同时政府施行多项举措刺激消费,供应减法与消费加法组合拳的出击定能换取行业的新生。

 

风暴终会过去,铝行业也将迎来美好的明天。